兩人攜手語,十里看山歸。

 
  2018年12月18日 3  
「世間亦有千尋竹,月落庭空影許長。」 元豐二年正月二十日,與可沒於陳州。是歲七月七日,予在湖州曝書畫,見此竹,廢卷而哭失聲。   2018年12月18日 7  
  2018年12月18日 50 1  
京乐浮竹因为活得太过不露声色 所以他们的过去是有无限可能的极致斑斓   2018年12月17日 4  
  2018年12月17日 2  
  2018年12月17日 8 2  
  2018年12月17日 58 5  
白哉总是战损最特么惨的那个“特么的好烦啊老子都被打成这样了还得被强行拉上场打架”因为你帅嘛   2018年12月16日 12 12  
  2018年12月16日 7 4  
  2018年12月16日 4 1  
不会取悦而不自知   2018年12月16日 1  
八百年没跑步了 现在晕头转向   2018年12月16日 1 1  
🌺+🎋=🍁   2018年12月16日 6 1  
  2018年12月15日 207 6  
  2018年12月15日 3 1  
不要喜欢玉置浩二的歌 有空的时候从列表第一首开始一直听   2018年12月15日 1  
竹子和苍纯,海燕,白哉,银子……都好吃   2018年12月15日 8 1  
浮竹十四郎 每一个字都爱   2018年12月15日 4 1  
  2018年12月15日 2  
I'll be back,and we can talk some more then.Ukitake.   2018年12月15日 4  
813女孩一定要听哦 伏特加加加: 感谢十四太太为浮竹队长和京乐队长点歌 amazarashi的《千年幸福論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22728974/?userid=441424775 tokyo blue weeps的《Sundaland of mind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854041/?userid=441424775 谢春花的《即便最了然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80768069/?userid=...   2018年12月14日 15  
  2018年12月14日 99 4  
  2018年12月14日 61 6  
对不起 我不会画十四郎病人的样子我会画好多好多好多他眼里有光的样子、他利落短发的样子、他眉眼弯弯的样子他开心的样子,快乐的样子,幸福的样子,孩子气的样子,小时被山爷揍倔强的样子,大了劝白哉银子不要打架的样子,被人爱着的样子,爱意盈盈的样子,熠熠生辉的样子。就像当年我画卡罗尔一样。我喜欢的人们多么好。他多么好,就应该永远幸福。如果不能的话,我就让他在我的心里笔下永远幸福。   2018年12月13日 25  
  2018年12月13日 16 3  
“哥。”“哎?”“头摆正。”“这样会暖和一些嘛...”(行了随便你)   2018年12月13日 1  
我希望你们永远快乐   2018年12月13日 6 1  
我不想要標籤,定位,但油膩的大人真的好討厭啊   2018年12月12日 1  
  2018年12月12日 129 6  
  2018年12月11日 36 2  
  2018年12月11日 66 6  
  2018年12月11日 162 7  
  2018年12月10日 12 2  
腻是京浮の神   2018年12月10日 1  
19年之前ble合集能破百嗎,應該能吧!   2018年12月10日 1  
  2018年12月10日 40 2  
  2018年12月9日 172 19  
关于时滩的名字 时间+沙滩一下让我想到达利的代表作《永恒的记忆》达利创作《永恒的记忆》时采用了“偏执狂临界状态”的方法,即在自己的身上诱发幻觉境界,从潜意识心灵中产生意象。“达利为了寻找这种超现实的幻觉,还曾去精神病院了解患病人的意识,认为他们的言论和行动往往是一种潜意识世界的最真诚的反映。”抽象、对真相的恐惧、矛盾与梦,和时滩对世界的看法,和他本人不谋而合。 当然这只是联系了个人相关认知,与老师本人意图无关。   2018年12月9日 4  
  2018年12月9日 39 1  
@宵小幻想 老哥又给我打钱了?   2018年12月9日 1 3  
  2018年12月9日 27  
  2018年12月9日 46 5  
  2018年12月8日 21  
没有人!没有人!没有人不喜欢浮竹十四郎!   2018年12月8日 7 1  
瞎写,真的没想写乙女,别看啊! 坐标京都,又是一天失意,放学路上遇见一只黑猫,瞅了我一眼然后扭头就跑,我就跟着它走,走了好久好久,坐了电车穿过小树林还翻墙,来到一个从没到过的社区的样子。猫在一间茶馆样的房前又瞟我一眼,然后一股脑儿从小门钻了进去,我看这间屋平平淡淡的,没招牌,外面装修简洁里面又昏沉沉的橘黄灯光样,觉得合口味,就阴差阳错地想进去喝点什么,反正跟了一路也累了,不想写作业,那就晚点回去,进去了。推门时铃铛叮叮地响,就看见刚才的黑猫被一个梳马尾穿着高领毛衣的男人抱了起来,男人高高瘦瘦,一头银灿灿的白发,本应显得凌厉,屋内的暖黄灯光和男人脸上温和又不显得官样的笑容,晕得心一晃,笃定地认为这人就如同现在一般温柔和煦。...   2018年12月8日 2 4  
对 就是这种感觉,ble里每当有人死去或者,奄奄一息的时候,就会有那种感觉,悲哀,伤感,不淡薄也不沉重,像几乎无察觉地针刺入心肌,然后又像墨滴入水中一般晕散开来。ble这种难以捉摸的感觉一直非常吸引我,我很喜欢,也很动情,时常被搞得虚实不分,却又乐在其中吧。但是我很气愤的是,我想了想,就是很气愤的情感,唯独浮竹死时没有这种感觉,草草收尾。到了最后的最后,一通破碑又能给我什么浮竹十四郎的感觉呢。倒不如说画的是十四郎与春水。对于遗憾的这一段空白的情感的期待是,只是想独占十四郎死去之时啊。   2018年12月7日 21 3  
我和室友相約明年一起復讀給她畫黃圖(??   2018年12月7日 5 2  
银城去给浮竹扫墓什么的,真的百感交集了。但还是最难过   2018年12月6日 4 1  
  2018年12月6日 40  
一到畫室就心慌焦慮各種精神心腦血管問題 真的好玄🤷‍♀️   2018年12月6日 2 6  
 
 

© 拾肆 | Powered by LOFTER